-

一番**過後,白無雙躺在傅司寒的臂彎處。

回想起今天的事情,簡直是驚心動魄的一天,最終結局是完美的。

“染兒,以後不準這麼傻,”傅司寒撫摸著白無雙額頭上的傷疤說道。

這條傷疤時刻提醒著傅司寒冇有把白無雙保護好。

“司寒,如果我今天被西門昊染指,你還會要我嗎?”白無雙眨巴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看著傅司寒。

“傻瓜。”傅司寒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白無雙的腦袋。

“我不會怪你,隻會怪我冇有將你保護好!下次不要在這樣的傷害自己,我會心疼。”傅司寒的唇輕輕地親吻著白無雙額頭上的傷口,那樣的憐惜。

兩人相擁著睡去。

第二天醒來,剛剛吃過早餐,白老爺子就已經開始催促傅司寒和白無雙去選購婚禮需要的用品。

“無雙,這幾天你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給慕帆處理吧,趕緊把婚禮需要的東西準備一下。”白老爺子如今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,他希望兩人的婚禮舉辦的越快越好。

白慕帆默不作聲在吃飯,此時白老爺子的目光轉向他的身上。

“慕帆,你妹妹都要比你早上一步,你什麼時候才能領回家個姑娘,你也老大不小了,什麼時候才能讓我省心?”白老爺子對著白慕帆說道。

“爺爺,你說的很對,哥哥也該找個嫂嫂回來了,整天孤家寡人一個可怎麼能行?”白無雙附和道。

白慕帆覺得他一言不發也能躺槍,他趕緊吃了幾口菜。“爺爺,我吃飽了,先去公司了。”

白慕帆最受不了的就是爺爺的碎碎念,現在好像就連白無雙也加入到了這個團隊。

這個家目前是冇有辦法再待下去了。

他就像是逃命似的,趕緊逃離。

“這個不孝子整天就知道工作,什麼時候才能把帶個媳婦回來?”白老爺子也是一籌莫展的樣子。

他私下中也給白慕帆找過許多不錯的姑娘,白慕帆和他們見過幾次麵,都是看在白老爺子的麵子上纔去應付。

事後就不了了之了,之前白老爺子還以為自己給他找的姑娘不合他的性格。

但是看他們剛見麵的時候都十分的客氣,白慕帆表現的十分的紳士。

不論是活波可愛的,還是高冷的輕熟女甚至是萌妹子白老爺都給白慕帆介紹了,仍舊是冇有他喜歡的人。

白慕帆的事情也讓白老爺子操碎了心。

前段時間白無雙剛剛來到白家,白老爺子這才把重心轉移到白無雙的身上。

白慕帆不知道到怎樣謝謝這個妹妹,這段時間白老爺子冇有再給他安排各種姑娘。

如今白無雙的事情已經處理的井井有條,這下白老爺子的重心又開始轉移到他的身上。

他覺得自己應該又要在公司裡呆一段時間了。

看著落荒而逃的白慕帆,白無雙的嘴角咧開一個優雅的弧度。

相信有爺爺的安排,這下也夠白慕帆受一段時間的了。

…………

“喜歡嗎?”西門辰把限量版的包包拿到白珍珍的麵前。

白珍珍做夢也冇有想到,有一天自己會成為西門辰的女朋友。

雖然西門辰不如西門昊那樣的有魄力,但是僅僅是西門辰就已經讓她激動的睡不著覺。

“謝謝你,辰。”白珍珍看著眼前的全球限量版的包包,內心說不出的激動。

就說這款包包全球隻有五個,有了這個包包,也夠白珍珍炫耀一段時間了。

雖然白珍珍生在白家,但是絕對冇有這樣好的待遇。

她冇有想到和西門辰才相處的第一天,他就給自己送了限量版的包包。

西門辰雖然是有名的花花公子,但是白珍珍不在乎,隻要現在她可以藉助西門家的勢力就可以。

“你想不想要白家家主的位置?”西門辰竟是直接說道。

其實他一點兒也不喜歡眼前這個女人,可以說他對任何的女人也不敢興趣。

女人在他眼中就是一時興起的玩物,高興了就陪你一起玩玩,不高興了,就在換個女人繼續玩。

這個白珍珍完全就是西門辰用來報複白無雙的工具。

雖然西門辰這樣的紈絝,但是對西門昊,他的內心是敬佩的也是尊敬的。

他們的父母去世的早,俗話說長兄如父,西門昊在西門辰的心中就像是父親一般的存在。

為了西門昊,他願意做任何的事情。

他知道西門昊的心中有白無雙,看到西門昊憂傷的神情,西門辰不想讓白無雙那樣好過。

出來混遲早要還的!

他就是想要把白無雙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毀滅掉。

“家主的位置?”白珍珍不可思議的看著麵前一副很隨便的西門辰的樣子。

她當然想要白家家主的位置,她做夢都想,有了家主的位置就擁有了無上的地位與權力。

就像是之前的皇帝,大部分的皇子都想要皇上的位置,那絕對是一種榮耀。

“我真的可以嗎?”白珍珍有些不敢拿相信說道。

“當然,隻要你按照我的方法去做!”西門辰玩弄著手中的手機。

其實他也不是很想和女人說話,尤其和白珍珍這種把所有的貪念丟都寫在臉上的女人。

西門辰閱女無數,其實他的內心真正想要的是像白無雙一樣獨立的女人。

在第一眼看到白無雙的時候,其實他也有過非分之想,但是很快,他就把這種邪惡的想法扼殺在萌芽之中。

她是西門昊喜歡的女人,他需要做的就是幫西門昊把白無雙追到手中。

那些在他身下承歡的女人,她們有的想要的是錢,有的想要的是權,甚至有的隻是為了一時的尋樂。

這些女人西門辰玩過一次之後絕對不會再約第二次,久而久之他對女人也已經形成了一種想法。

他們那隻是為了貪圖男人的東西,纔會屈身於身下。

但是在和白無雙相處的這段時間,讓西門辰對女人有了一個重新的定義。

原來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那個樣子,白無雙就像是山澗的一朵蓮花,可遇不可求罷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