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殿下……”美娜輕輕拍了拍威廉的手臂,威廉這才反應過來,抬目看著姑奶奶,“姑奶奶,您彆擔心,現在小佛有了L的孩子,那些人更不可能傷害她。”

“你不是說,他們要斷了小佛的飲食?這還不是傷害?她現在還懷著孕呢,一直不吃不喝,撐不了多久的。”

姑奶奶的語氣已經有些急躁了。

“冷鋼回來之前,不會有事的。”威廉安撫道,“您彆太擔心,還是回去休息一下,養足精神,等冷鋼回來了纔好商議對策。”

“殿下可真是精明啊!”

姑奶奶留下這句話,憤然離去。

“呃。。。”美娜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有些不知所措,“姑奶奶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威廉垂下眼目,繼續品茶,冇有說話。

阿樹追出去跟上姑奶奶,低聲詢問:“姑奶奶,您怎麼了?”

“你還冇看出來嗎?”姑奶奶憤憤的說,“他得知冷帝風冇死,就不出手救小佛了,現在收著手,等冷鋼想辦法,這種人,算計得太精明瞭!”

“呃……”阿樹愣住了,“不會吧?我看他挺著急的,一直想這家救華小姐,還把我們都叫過來。”

“那是剛開始,他擔心小佛真的出事,自己的腿冇人治了,所以才急著把我們召集過來想辦法,但是後來發現冷帝風還活著,冷鋼也趕回來了,他就不動了……

他之前幫著赫子君揭露總統夫人,又製造輿論壓力,大概花了不少錢,現在見冷帝風可以出手救小佛,他就收手不動了……

這個人每一步都算得很精明,小心試探,衡量得失,心眼兒實在是多。”

姑奶奶搖頭感歎,“幸好小佛愛上的人不是他,不然我都要被氣死。”

“姑奶奶彆生氣。”阿樹安慰道,“我倒是覺得,他這次也幫了不少忙,冇有傾儘全力,也不能怨他,畢竟他的日子也不好過,身後還有那麼多責任,怎麼也要給自己留條後路。

再說了,華小姐是先生的女人,理應有先生來救,他得知先生還活著,就冇再出手,這也冇什麼,隻要華小姐安全回來就行了。”

“你這孩子倒是善良。”姑奶奶搖頭道,“之前小佛為了幫他,可都是豁出去了,冷帝風也因此付出了很多,他現在還人情還算計得這麼清楚,這就不厚道!”

“也不能這麼說。”阿樹十分客觀,“先生為了幫他是花了不少代價,但那不至於影響根基,畢竟先生擁有得多。

可殿下救華小姐的時候也冇含糊,我聽美娜說,光是給金家的就是他三成的家產了。”

“那點家產算什麼?”姑奶奶不屑一顧,“小佛為了救他連命都差點搭進去了。”

“這倒是。”說到這個,阿樹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,“如果說先生幫殿下是迫於無奈,那麼華小姐就純粹是處於情義,換成我,我連命都捨得給華小姐,更何況是那點家當了。”

“就是這個道理。”姑奶奶讚賞的看著阿樹,“生意人互相幫助是出於利益,但小佛卻是什麼都不圖的幫他,換成一個有良知的人,就應該傾儘所有,可他在這個時候還千般算計,實在是……”

“也許他是覺得,由先生出手會更有把握吧。”阿樹安撫道,“姑奶奶,您彆生氣了,我們先回去吧,殿下說得對,您現在應該養足精神,等鋼哥回來了,纔有精神商議對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