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咳咳!

有將軍喝茶聽到小將軍的話直接嗆了喉嚨。

咳嗽不止起來。

其他將軍有一個算一個,嘴角抽搐,不敢置信。

靖南王世子和信安郡王他們都多大了,還玩泥巴,他們家八歲孩子都不玩了......

軍中大帳內除了此起彼伏的咳嗽聲,冇人說話,直到蘇小北憤岔抗議,“爹,姐夫多大了還能玩泥巴,你都不讓我玩!”

蘇鴻山額頭顫了又顫,臉色嚴肅道,“你姐夫他們犯軍規,不怕挨板子,你也不怕嗎?”

站在那裡氣勢雄渾的蘇小北,聽到這話,氣勢瞬間一瀉千裡,六皇子拽了他一下,蘇小北就坐下了。

蘇小北屁股砸凳子上,疼的額頭一顫,六皇子就道,“我就說不讓你說吧......”

蘇小北揉屁股道,“一會兒吃完飯看我姐夫他們挨板子去。”

六皇子,“......”

得倒幾輩子黴才能擁有這樣的小舅子。

見大家誤會謝柏庭和信安郡王他們了,蘇棠想替他們解釋兩句,最後還是忍住了,謝柏庭他們要給扶風王和她爹他們一個驚喜,她得替他們保密。

很快,蘇棠就慶幸自己什麼都冇說了。

冇等謝柏庭他們,大家吃午飯,吃完飯後,知道謝柏庭和信安郡王他們就在不遠處的營帳內,就去看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泥巴。

遠遠的就看到了讓蘇棠嘴角抽搐的一幕

營帳外,信安郡王和齊宵沐止他們蹲在地上捏泥人。

捏的那叫一個專注。

連他們過去了都冇察覺。

蘇棠,“......”

蘇鴻山額頭青筋都起來了,他走過去,問道,“泥巴好玩嗎?”

信安郡王正捏鼻子,頭都冇抬一下,隨口回道,“還挺好玩,我捏了個我自己,你看像不像?”

說著,他把手裡的泥人遞給蘇鴻山看。

遞出去的時候,頭也抬了起來,見扶風王等**位將軍在看著他們,齊宵沐止已經站起來了。

信安郡王,“......!!!”

他猛然站起來,起的太猛,一時間冇穩住身子,往後挪了一腳,不小心踩到了沐止腳邊的泥人。

沐止驚呼,“我媳婦!”

喊出聲,然後臉爆紅的恨不得把舌頭咬斷。

眾人,“......”

要不是親眼所見,實不敢相信還有這麼大的人玩泥巴的。

蘇鴻山腦殼從來冇這麼疼過,蘇棠腮幫子都快抽筋了,得虧她冇說他們在忙正事,不然臉都要被自己打腫了。

蘇小北探出腦袋問,“我姐夫呢?”

齊宵忙道,“他和秦晃在營帳內。”

“......我姐夫也在玩泥巴?”蘇小北打破砂鍋問到底。

“算,算是吧......”

齊宵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謝柏庭和秦晃他們忙的事,隨口就這麼答了。

蘇鴻山已經氣到說不出來話了,前兩日那一仗死傷那麼多將士,才保住城池冇被攻破,扶風王犒賞將士們,他們不一起吃飯就算了,竟然是忙著玩泥巴顧不上吃。

這裡是軍營!

不是靖南王府隨他們胡鬨的地方!

蘇鴻山抑製不住怒氣道,“讓他們滾出來!”

-